您所在的位置:双录资讯>时事>平博不给提款-观点:学生需要惩戒教育,但教师并不适合拥有惩戒权

平博不给提款-观点:学生需要惩戒教育,但教师并不适合拥有惩戒权

2020-01-11 11:30:39

平博不给提款-观点:学生需要惩戒教育,但教师并不适合拥有惩戒权

平博不给提款,自最高层级印发的《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》中提及“制定实施细则,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”后,关于教育教育惩戒权的讨论变得热烈。给予教师教育惩戒权,各界似已形成共识,现在期待的是实施细则何时出台。

对政策的大方向,我是赞同的。学生必须要有惩戒教育。但惩戒权是不是一定要给教师,是不是需要教师来具体实施,我认为还有讨论的空间。

我的观点是:惩戒权只能给学校,或者家校共建的惩戒违纪学生的专门机构。最好不要给教师,教师并不适合拥有惩戒权。

首先说,为什么学生必须要有惩戒教育。

我们都知道,现阶段,在义务教育学校,教师的职业风险是很大的。法律法规对学生的过度保护,家长的过度维权,使教师不能管、不敢管学生。

即使学生犯了很严重的错误,学校和老师也没有手段对他们进行约束和惩罚,只能批评教育。最典型的例子,去年曾有个12岁的初一学生,因抽烟被母亲发现后起争执,竟残忍地用刀将亲生母亲杀死。案发后,该生不但没有受到惩罚,学校还安排教师对其进行心理疏导和补课。

当时看到这条新闻,我是极为震惊的,未成年人犯罪不受刑事处罚,但并不表示他们不需要别的处罚。过度的宽容其实就是纵容,现在他能杀害母亲,谁保证将来他不会危害社会?

惩罚与教育相结合,才能有效地矫正错误行为。无论对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,都是如此。成年人犯罪,入狱之后,也要接受教育,从思想根源上提高认识,出狱后才不致继续危害社会。

未成年人犯错或犯罪,如果仅有思想教育,没有惩罚,就不会给他们深刻的教训。这样的孩子,成年以后犯罪的概率一定比其他孩子更大。

青少年正是性格塑造成形的时期,一定要培养他们对规则的敬畏。过度宽容,他们就会漠视规则,甚至影响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。

然后说,为什么教师并不适合拥有惩戒权。

估计很快会有惩戒的实施细则出台,应该是负面清单,和一些指导性原则。因为教育教学过程是具体而微的,任何细则都无法详尽所有的可能。在实践中,学生是否违纪,是否需要实施惩戒,适用何种形式的惩戒,都需要教师主观判断,然后具体实施。这实际上,是把一部分的立法权、全部的行政权和司法权,都给予了教师。教师拥有了这些权力,就有可能成为一个滥用权力的独裁者。

当然,我这样说,可能有些危言耸听。但如果我们站在家长立场看问题,就会发现,这种担忧并非毫无道理。

对学生必须要有惩戒教育,这一点,我相信绝大多数家长是认同的。他们反对教师体罚学生,不是反对惩戒教育本身,而是对教师缺乏信任,怀疑教师在惩戒学生时,有可能是出于泄愤,或者没有做到公平公正,甚至是为达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惩戒学生。

客观地讲,如果以法律法规的形式给予教师教育惩戒权,我们如何保证每位教师都是完美的理性人?

事实上,根本不存在完美理性人,《星际迷航》中的史波克——以逻辑和理性为典型特征的瓦肯星人,也有感情用事的时候。

也因此,如果教师真正拥有了教育惩戒权,就很难保证这种权力不被滥用。在上世纪以及更久远的过去,我们基于文化或经济的原因,曾一定程度上默许教师拥有惩戒学生的权力,学生因此受到伤害的案例,就屡有发生。

另外,教师也不具备实施惩戒的能力。

如果惩戒规范化,则惩戒实施的适用情境、尺度把握,都对教师的专业能力有一定要求,教师必须经过深度的学习才能掌握。更关键的是,在实施过程中,学生不接受甚至反抗怎么办?

所以,我敢肯定,即使出台惩戒实施细则,也一定会对教师的惩戒权作出很大限制,不会让学生受到任何的伤害。

这正是我所担忧的。因为有太多顾忌,教师最终得到的惩戒权,将非常有限。对学生实施的所谓惩戒,很可能是批评教育、罚站、罚慢跑之类轻描淡写、不痛不痒的处罚。更多的是强调教师要以高尚的师德来感化学生。

我不认为这样的惩戒会有效。行人为什么总撞红灯?因为交警只能对他们进行劝阻,最多也就是罚他们充当交通协勤员。处罚过轻,导致行为撞红灯很难禁绝。

前不久看到新闻报道,某城市试行,行人撞了红灯,通过面部识别后,录入个人征信系统,对撞红灯的行人就产生了很好的震慑效果。

遇到蛮不讲理的行人,交警还可以呼叫匪警将其控制起来。而教师惩戒学生的手段,却非常有限。这样的惩戒教育,是没有多少意义的。

如前所述,学生需要惩戒教育,但惩戒权不能给教师,只能给学校,或家校共建的惩戒违纪学生的专门机构。

新加坡的学校设置了这样的机构,对违纪的学生,可以实施鞭刑。虽然只能对年满十二周岁的男生适用,鞭打的部位、次数也有严格规定,但鞭刑是非常厉害的,可以说是皮开肉绽、血肉横飞。被实施鞭刑的学生,三天之内无法下地行走。

因为鞭刑的实施很规范,为什么被处罚,打多少下,谁来实施,都有记录。家长不会质疑,学生也不会怨恨。学生得到了痛苦而深刻的教训,就能收到良好的教育效果。

美日韩等国家,都有类似的违纪学生惩戒机构,这些经验,我们完全可以借鉴。

教育惩戒规范化、专业化,也是依法治校的具体内容之一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给予教师教育惩戒权,就是相信“人治”,在建设法治中国的大背景下,这显然是不合时宜的。

作者:匿名 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p4sqzj.com 双录资讯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